钓智的鱼

目前沉迷狮暖ing

【K莫ABO】【番二】KO的兵法

唐幺幺:

♚【我才没有装B】的番二,见家长下半部分,又名舌尖上的KO。


♚写在前面的设定,挺常见应该也不算私设——【AO或者双B都可以有孩子,但AB或者BO不可以】——warning:本章微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包子梗



——————正文——————



晚饭当然是KO做。


郝妈妈原本还打算挣扎一下,大人坐在这里,怎么好欺负人家孩子去厨房。


郝眉一面帮KO从冰箱往外掏食材,一面试图打消他妈靠近厨房的想法,“KO听说你们要来,一回家就买了好多菜,他都准备好了,妈你就别跟着掺和啦。”


郝妈妈啧一声,拉郝眉到一边悄悄咬耳朵,“我说眉眉,你可不能因为人家借住在咱这,你就拿架势欺负人,同事相处要互相理解帮助。”


郝眉目瞪口呆,瞄一眼厨房里的KO,“我没欺负他啊!”


郝妈妈一脸嫌弃的看着儿子,“我看家里卫生他打扫的吧?衣服他洗的吧?饭还要人家做,你说你干啥啦?人虽然借住,又不是卖给你了。”


郝眉觉得麻麻说的好有道理,挠挠头挣扎,“嗯……我刷碗了其实……”


“把碗扔进洗碗机也叫干活啦!!”郝妈妈一巴掌拍在郝眉肩膀上,转身热情的要去帮忙,誓要把郝家的仁爱关怀送给KO。


土豆丝改个刀炒个小青菜炖个番茄鸡蛋汤我还是会的,郝妈妈信心满满的进厨房,然后惊呆在了流理台前。


鲜螃蟹捆着橡皮筋码在盆里,海鱼清理干净拿调料腌着,饼铛里煎着鲜肉烙饼,高压锅里炖着老鸭汤,连最简单的茄子都滚刀切成块状裹了面粉准备回锅。


郝妈妈咳一声,“KO啊,你会做这么多菜呀,太厉害啦。”


KO抿抿嘴唇,“以前做过厨师。”


我就说嘛,我这才是一个家庭厨师该有的技术水平嘛!郝妈妈恢复一点信心,想着跟大厨偷偷师也好回去给郝爸爸一个惊吓,于是凑过去好奇道:“这个胡萝卜丁切这么细,是为了更好的散发出其中营养吗?”


KO手一顿,“倒也不是……就是郝眉挑食切碎了他看不见挑不出来。”


郝妈妈:“……”


晚饭时间郝爸爸是煎熬的。一桌子色香俱全热气腾腾的菜流水一样端上来,正是辣椒红的火热青菜绿的鲜活,蒸蟹黄炒年糕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油光,鱼汤鸭汤都炖出了乳白的汤汁。


但怎么看怎么像媳妇孝敬的茶,喝了就把儿子卖了。


郝爸爸挣扎着伸出筷子,夹了一口跟满桌画风完全不一致的黄瓜丝凉菜,两眼泪汪汪,熟悉的味道,果然是自家老婆在厨房里转悠了十分钟的手笔。


KO端了鲜肉烙饼和白米饭来,又忙活着拿杯子分橙汁,郝妈妈坐在椅子里,诡异的产生了一种在自己家做客的错觉。


郝眉迫不及待的夹了鸡翅啃,口齿不清的炫耀,“爸妈你们快尝尝,KO手艺可好啦!爸你不要光吃凉菜嘛你尝尝这个蟹黄。”


郝爸爸盯着碟子里郝眉递过来的蒸蟹黄,天人交战了一分钟,决定向万恶的资本势力低头——食物是无罪的,黄瓜凉菜是不好吃的。


郝妈妈接过橙汁杯子,“KO这孩子,做菜是真好吃,比阿姨强多啦。咱们四个人还整治这么一大桌子,真是辛苦了。”


郝爸爸叼着蟹黄赞同了老婆这句话。


KO对于这种长辈的认同不大会回应,侧头看看郝眉想寻求帮助,结果郝眉抱着鸡翅完全没注意到,还眨巴着眼睛到处找自己的橙汁。


KO推过去热好的牛奶杯子,“你刚刚还在发烧,不要喝饮料,喝牛奶。”


郝眉嫌弃的推开杯子,“我一身这个味道都要闻吐了,我要喝果汁。”


KO上手撸毛,“你的信息素很好闻不要嫌弃它。喝牛奶,乖。”


郝爸郝妈一脸见鬼的看着郝眉撇着下嘴唇,咕咕哝哝拖过来牛奶杯抿了一口,又欢呼雀跃的啃蛋黄鸡翅。


word天,我们眉眉刚是在撒娇么?厉害了我的儿,连这都学会了。


KO回头对上郝爸郝妈惊奇的眼神,立刻规矩的收回摸毛的手,严肃的拿起筷子,“牛奶对身体好。”


二老齐刷刷点头,并不想说郝眉小时候为了不喝早餐奶被追着跑了两层楼也没屈服。





晚餐过后进入了一个世纪难题,四人两屋怎么分配。


KO板板正正的端坐在沙发一头,盯着茶几上水晶吊灯的倒影减少存在感。


郝眉团在KO旁边,自打昨晚反应过来自己喜欢KO,他就一直在想关于两个人的事情,从幻想星球到第二性别觉醒,一桩桩一件件曾经没在意的悸动,一旦变换了心情去解读,似乎都蔓延着暧昧温度。


郝眉是个藏不住事的性子,本来一天下来心心念念想跟KO摊牌,但怕KO不是他想的那样心思,一面忐忑一面磨蹭,倒是先把爸妈给磨蹭到了,看KO如临大敌的紧张,郝眉幸灾乐祸的都忘了自己的小九九,此刻看有机会跟KO独处,赶紧心怀鬼胎的瞄着天花板提议,“爸妈你们住主卧,我跟KO挤一下好啦。”


郝爸爸拍案而起,坚决反对,“不行,孤A寡O的多不好!”


郝妈妈一巴掌拍在郝爸身上,“这话让你说的,听着这么奇怪呢?”


郝爸拒绝跟傻媳妇沟通,不是我说话奇怪,是你儿子奇怪好吗。


KO看看郝眉的一脸不开心,柔和了眉峰,“我在沙发睡就好。”


郝妈妈皱眉,“那可不行,沙发这么窄也是能睡人的?就他爸事多,这样,眉眉跟我睡,你跟他爸将就一下好不好?这以后搬去市中心的那套大房子就没这么麻烦了。”


搬去大房子还是咱四个人?!郝爸爸竖起浑身的刺瞧着KO,拎着靠枕往客房去。


KO嗖的站起来,看看客房再看看郝眉,第一次觉得紧张的有点空白,郝眉笑眯眯的拉他的手,“我爸可好说话啦,你们好好相处。”


我睡了他儿子并且还想继续睡一辈子我觉得你爸可能不想跟我好好相处了。KO内心刷过一片弹幕,面上还是沉着冷静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跟上去。





白炽灯,沉默,没事做,加在一起等于冷场。KO站在衣柜旁边接受目光洗礼,黑客敏锐的大脑里迅速挑出几个安全的话题,试图做出人生中第一次没话找话。


“郝眉挺好骗的吧?”


KO怔愣,要说的话全憋回嗓子,半天没找到自己的声音。


老先生仔细看着青年的表情,好长一段时间的空白期后又和缓了语气,重复道:“郝眉挺好骗的吧,是不是还以为是他在帮助你,我听他妈妈讲过你们的事情,你一直照顾着眉眉辛苦了。”


好一个虚打一棒的下马威,KO回过神,防火墙发出紧密的报警,“郝眉性格坦诚率真,没有想太多事情,像阿姨。”


郝爸爸果不其然陷入吐槽模式,“他俩可不是像么!眉眉小时候他妈妈陪他玩,我下班一看一大一小两个人对着电视里的哪吒传奇哭成一团,诶呦这个愁人呐……”


KO不动声色继续转移话题,“叔叔当年追阿姨费了不少力吧。”


可不是,干追不开窍,老先生咳一声,感同身受的同情了KO一秒钟,又加血回防起来,“也还行吧,反正一追就是一辈子。”


KO立表决心,“郝眉也值得被爱护一辈子。”


郝爸爸长叹一口气靠进椅背,“我还真挺欣赏你这个孩子的,比眉眉有韧劲有出息……我们老两口原打算给眉眉娶个好媳妇照顾他,没成想他忽然觉醒出第二性别,但我俩合计着,那就给他找个平凡的beta就好。”


郝老先生抬眼看着KO,“做父母的也不求眉眉多成功,普普通通幸福点就好。”


KO动了动喉结,“alpha其实也……”


老先生摆手打断,“我查询过,omega一旦被alpha标记,就终生只能属于这一个A,甚至会被他发怒时的信息素压制住。虽然现在社会发展了,但绝对占有性质的标记是印在人类第二性别骨血里的存在。”


性别是最没有办法变更的事情,从前KO就为他们俩相同的第一性别犯愁,如今居然还是一道天堑。


KO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我不会欺负郝眉……”


郝爸爸点头,“你是个好孩子。但我和他妈妈的意思都不想眉眉冒风险。”


摊牌至此,KO一时之间没能反驳,他想过郝眉父母如果不支持怎么办,但事到临头还是难受的要死。


放弃……不可能。


KO捏着手指快速回想,一定有办法,一定有什么是遗漏的。


隔代亲。


对,就是隔代亲。早上从度假山庄开车回来的时候,肖奈凑过来留下的三个字,KO当时没听明白,此刻忽然福至心灵,简直感激的想给他再白打两年工。




远在深山老林里烧烤的肖大神跟着优雅的打了一个喷嚏,微微殷切的举着烤鸡腿问候,“大神,是不是晚上天冷啊你加件衣服。”


肖大神揉揉鼻子,“没事,有人感谢我呢。”


微微:“……?”


肖大神笑着给夫人抢了一串牛柳,“夫君做好事不留名,给人传授了一套血泪经验。”


微微:“……”



————————



郝眉也不知道自己心怎么这么大,他老爸一晚上敌意满满的看着KO,他居然也能放心让KO去面对莫名其妙愤怒的老爸。


大概心底里KO就是无所不能的吧。


半夜里郝眉是热醒的。温水煮青蛙一样的燥热缓慢的包围了他,最后连空气都煮成了沸汤煎熬着生理性战栗的肌肉,郝眉皱着眉一个接一个的翻身,睡衣跟被单都被汗水濡湿。


想要什么能贴合到皮肤上,想要什么能劈开他晾晒到阳光下。模糊的梦境里老虎的皮毛磨蹭着他的胸膛,痒的他想抓挠,又不知道朝哪里下手。


似乎有火热的物什抵在腿间,又似乎根本没有,omega难耐的磨蹭着腰,寻不到能缓解焦躁的办法。郝眉皱着眉浸泡在半睡半醒的梦境里,带着哭腔终于想起想要得到的东西,哆嗦着喊KO。


别晃我,别烧我,别喊我……郝眉倏忽睁开眼,经历过发情的身体瞬间辨认出某些诡异的变化,懊恼和羞愧跟着情欲卷土重来。


“眉眉你吓死妈妈了你!你怎么了?你想叫KO来?妈妈现在帮你去叫。”郝妈妈脸色发白,拉开灯往客房跑。


“别叫他!”郝眉伸手,蚊子一样哼哼,根本没握住什么,刚刚迷迷糊糊顺应本能想要KO,如今清醒一些哪里敢面对他。


至少弄清楚KO心意之前,他绝对不能这么缠着人。


要对KO负责。


郝眉咬牙从床上滚下来,手软脚软的爬到床头柜前,睡前郝妈妈刚刚放进去几盒进口抑制剂。


我可以控制住。郝眉抖着手抽出一只针管,看着针尖泛起的冷光心里发怵,还是闭上眼反手扎进颈静脉。


这个姿势看起来像在自杀,吓得刚跑到卧室门口的KO一个趄趔,厉声喝他的名字。


郝眉让他喊的一个哆嗦,空掉的针管掉在地毯上,紧跟着压碎骨头一样的疼痛让他没能成功开口安抚KO。


哦凑,原来打抑制剂这么疼,早知道不要别扭了,我明明有KO……


KO抬手关掉主灯,抱起疼成一团的郝眉放回床上,控制着释放出信息素安抚omega紧张过度的情绪,他一手按在郝眉额头,一手轻缓的按摩omega肿胀发烫的腺体,想要训人,还开不了口。


郝妈妈跑回门口,月光下瞧见床前跪着的背影,一时有些失语,抬手想要开灯进去,被身后的郝爸爸一把拦住。


“强光会刺激眼睛,也会让眉眉更紧张……让孩子们自己应对吧,KO这孩子心里有数的很,让人放心。”郝爸爸揽着老婆的腰,将主卧的门虚掩上。


郝妈妈站在灯火通明的客厅,很想搞明白分别不到两小时,郝爸是怎么打通了任督二脉的。





郝眉弓着腰蜷在被子里,KO拧着眉头开口,“不要随意注射抑制剂,会有危险。”


郝眉疼的抽气,还惦记着还嘴,“你昨天也注射了。”


“我分化的早,你不可以。”


郝眉拽住KO的衣襟,阻止他继续训人,“其实真的有点疼。”


KO叹气,顺着他的力道躺到床边,把人伸展开抱进怀里,alpha信息素轻柔的漂浮起来,缓慢的梳理着omega的脊骨,“如果你不喜欢……临时标记,以后,可以交换血液来控制发情期。”


郝眉抻了抻腰,“以后我一发情你就割肉放血?KO,你对我这么好,我妈刚刚都问我咱们是什么关系了。”


奶猫猝不及防的伸出小爪子试探,黑老虎却想舔一舔那只伸到眼前的粉嘟嘟肉垫。KO没有说话,黑暗里他的瞳孔漆黑,映着窗外朦胧的万家灯火,像是郊外布满星辰的晴朗夜幕。


郝眉抬头迎接住这一片星光,努力控制住紧张的想要颤抖的音调,“……以后都不想用抑制剂了,你会一直帮我么?”


KO喉结一动,定定瞧着郝眉,从眉间扫到下巴,漫长的静默里,KO轻叹一口气,低头去含郝眉的嘴唇。


他凑过来的动作缓慢,郝眉秉着呼吸倒数,明明连更越界的事情都做过了,郝眉却觉得这样一个清醒的吻似乎更能说明什么。


简单的贴合,没有人闭眼睛,郝眉心跳如擂,他觉得KO的眼神要穿透他了,又舍不得闭上眼,KO的睫毛好长。


“闭眼,呼吸。”KO偏了头,啄一口,舔一口,细细含住,舌尖描摹着唇形。


于情事上KO永远温柔不过三分钟,发狠的吮吸啃咬,郝眉渐渐喘不过气,被摁进枕头里吞噬尽了胸腔里的氧气,憋的直想咳嗽。


KO喘息着松开他,额头磨蹭着额头,“现在不是时候,下一次。”


郝眉很破坏气氛的笑出声,“我爸妈在,你怂了是不是?”


KO含着一点莫名的笑没反驳,猛然发力摁着郝眉两手举过头顶,张嘴咬住omega快要咧到耳根的笑意。





郝妈妈坐在客房的床边,怎么想怎么奇怪,拿手指戳了戳身边的老头,“喂,你说眉眉,跟KO这个孩子是不是……”


郝爸爸摸出眼镜带上看手机,“儿孙自有儿孙福,别瞎操心了,以后眉眉想说会跟咱说的。”


郝妈妈啧一声,瞪郝爸一眼,“你哪根筋没对上,不是你先看人孩子不顺眼。诶刚我来敲门时候你跟孩子聊什么呢?”


“哦,”老先生笑呵呵的摇头晃脑,“我跟KO在讨论到底双胞胎好还是俩娃娃隔几岁好。”


郝妈妈:“????”




——————————


最近是真的没手感,各种崩人设,码标记之前要去撸一遍K莫cut找感觉【滚,别为拖更找理由】


没卡肉没卡肉没卡肉,这里就是这样一个吻,毕竟老丈人就在隔壁KO还是想长命百岁的【划掉】

评论
热度(791)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