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目前沉迷狮暖ing

ko说:我本来就小气。(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依旧是雷锋。


 


文:


 


郝眉和ko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肖奈家的拉布拉多。


微微和肖奈出门度假,这只狗便无家可归,郝眉一时激动就答应下来,兴高采烈的带着狗狗回家。


Ko跟在郝眉身后表情不太明朗。


 


狗狗在家里乖得很,除了吃饭的时候会叫两声表示自己的存在外,一直都是沉默的。


郝眉坐在地上给狗狗喂肉骨头:“你还真是老三的狗啊,这么听话。”他嘿嘿笑道:“就和愚公在老三面前的一样,哈哈哈。”


Ko摇头道:“洗手,吃饭。”


郝眉立刻跳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来了来了。”


匆匆的从厨房里跑出来,还没坐下就被人扛起来,面无表情的男人皱眉道:“为什么又不穿鞋?”


“忘了。”被扔到沙发上的郝眉傻笑道:“反正你在,我记得那些干什么。”


“你指望我一直提醒你?”


“你不会?”


“不会。”


郝眉怒了:“为什么。”


Ko无奈道:“我只会帮你穿上。”


男生靠在沙发上,嘴角止不住的笑:“这还差不多。”


吃完饭郝眉瘫在沙发上晃着脚,脚上的拖鞋又掉下来,一旁的拉布拉多冲过来叼起那只拖鞋就往角落里藏。


回来的ko正好看到这一幕,上前想要把鞋子拿回来,可他刚碰到鞋子的边拉布拉多就对着他一顿乱叫。


郝眉立刻冲上前来:“咋了咋了?”


Ko摇头:“没事。”


他眉头一跳追问:“怎么会没事?是不是它欺负你了?”


“你的拖鞋被它叼走了,我过来拿而已。”ko拦住一副要和狗掐架的郝眉,笑道:“别闹了,地上凉,回屋。”


郝眉抿了抿嘴唇:“我没有鞋。”


Ko装糊涂:“哦?你平时没有鞋不也是满屋子跑?”


“装糊涂?”


“不是。”


“那你毛意思?”郝眉挂到男人身上:“不肯抱我?”


“不是。”ko依旧面无表情。


郝眉瞪大眼睛表示自己的不解:“到底什么意思?”


“想再讨一个好处。”


“啥?”


Ko把人抱起:“最后一次。”他嘴角浅浅带笑:“无论什么,都别带回来了。”


卧室门被【砰】的一声。


情事浓时郝眉疲惫的追问:“你是不是在吃那只狗的醋啊。”


运动中的男人笑道:“嗯。”


“你越来越小气了。”


“不是。”


“不是小气那是什么?”


ko道:“这是我的本性,我本来就是这么小气的性格,只是之前怕吓到你,收敛了。如今……你跑不掉,我就暴露。”


郝眉喘息连连娇嗔道:“暴露个鬼!你个暴露狂!!”


“是我的错,让你还有力气想东想西。”


“你!!你大爷~!”


 


一番情事激荡后,ko将两人清洗干净,躺在双人床上,男人吻着面色疲惫的男生:“我养你就够了。”


门外的拉布拉多轻轻叫了一声。


 


郝眉把狗还给微微的时候,微微上下将郝眉打量个透,然后问:“美人师兄,你最近皮肤这么好,是怎么保养的?”


郝眉撇着嘴道:“还是养狗养的。”


说完之后怨恨的看了一眼坐在电脑前的ko,这个死人!!


狗狗在家的日子一天都没放过人,说什么自己的注意力都被狗吸引过去了,冷落了他!!


这算是哪门子的事啊。


一想到这里,郝眉就腰疼。


 


微微奇怪的唤了郝眉一声:“美人师兄,你看着ko师兄想些什么呢?”


郝眉转过头咬着手委屈道:“我只是觉得面瘫都是腹黑,皆是醋王。”


话至此处微微也颇为感慨的拍拍郝眉的肩膀:“感同身受啊,美人师兄,一切尽在不言中。”


“师妹。”


“师兄。”


“咱们回去工作吧。”


“哦。”


 


回到座位上,ko面色不好的侧过头看着郝眉,语气冷淡道:“面瘫?腹黑?醋王?”


此刻郝眉的冷汗已经转为寒气流转在身体里每个角落,他倒吸了一口气指责:“你偷听我们说话。”


“我没有。”


“你就有。”


“你们说的太大声了,肖奈刚才也听到了。”


“……”


“ko,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边两人还没说完就听到那边办公室里传出微微的声音:“大神,我绝不是那个意思!!!”


 


郝眉仰头看看天,果然这老天不曾饶过谁。


 


晚上回家前两人去了超市,超市里面弄薯片试吃的小妹妹一直对郝眉有好感,每次郝眉和ko去超市,都会很热情的对他们打招呼。


“你还在这啊。今天什么口味的?”


妹子还未说话,就见ko走上前伸手捂住郝眉的眼睛,一言不发的把人拉走,直到看不到那个妹子后才放开手。


郝眉问:“你干嘛?多不礼貌。”


Ko随手拿下置物栏上面的金枪鱼,淡淡道:“嗯。”


“你想什么呢?”


Ko把罐头放进购物车,侧头看着郝眉:“醋王。”


“什么意思?”郝眉稍稍往后躲了躲。


“你说我是醋王,那我的行为往这方面靠一靠。”


“你怎么这么小气!!我不就这么一说嘛。”


Ko依旧面无表情,可却理直气壮的很:“第一,我本来就小气,第二,我没有随便一听。”


“你!”


“嗯。”


“醋王!”


“嗯。”顿了一会儿,ko道:“谢谢夸奖。”


 


两人接着逛超市,郝眉吵着要吃冰淇淋,ko道:“家里还有两桶。”郝眉回想了一下,昨晚翻冰箱的时候确实还有两桶。


回家后,郝眉打开冷藏柜,却发现里面的冰淇淋桶,就只是个桶,冰淇淋完全没有。


“ko,这两个桶是怎么回事?”


Ko头也不抬的回答:“我放进去的。”


“你没事放两个空桶进去干嘛?收藏?你还有这爱好。”


“不是。”


“那是为什么?”没有冰淇淋吃,郝眉很郁闷。


Ko把两个空桶拿过来扔进垃圾桶,又把冰箱门关上,接着把没有穿鞋的人扛起来扔到沙发上:“你胃寒,少吃这些东西。”


“你,你多管闲事!”


“你的事情不是闲事。”


“你你你你!!!你说这些话的时候能不能有些表情!”


“不能。”


“为什么!”


“你说的,我面瘫。”


“……”郝眉呆呆的看着ko,这家伙也太记仇了吧,不行,不行,快把话题岔开。


郝眉临危正坐:“总之,你以后别这么算计我。别放这些空桶在冰箱!能不能真诚一点?”


“不能。”ko毅然决然的回答道。


“又为什么?”


“你说,我腹黑。”


 


郝眉叫道:“ko,你还有完没完!”


“和你?”ko魅惑一笑,给了郝眉会心一击,还在那个笑容中沉沦的郝眉呆呆的被人吻住也不知道。


吻完呆呆的人,ko笑说:“和你的话,永远没完。”


 


END


 


 


 

评论
热度(674)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