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目前沉迷狮暖ing

是,来之不易还是来之容易(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郝眉就很喜欢带着ko散步,作为小资家庭出身的郝眉,身上多多少少还留有一些有钱人的情调,而散步就是郝眉最喜欢的小事。


 


有时候致一下班早他就拉着ko慢慢悠悠走回家,有时候致一放假两人就围着公园和商场散完一圈又一圈。


ko一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直到有一次郝眉喝多了,醉醺醺的呢喃着:“ko啊,你喜欢散步吗?你眉哥超喜欢,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郝眉醉哒哒的趴在ko肩上,义正言辞的说:“当然是为了和你多待一会儿啊。”


 


从那之后ko就比郝眉还要热衷散步这档子事。


 


眼看着致一又要放假,两人计划着出去玩一次,郝眉在放假的前一天就收拾好了行李,和ko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拎着行李箱出现。


愚公不淡定了:“眉妹啊,你们这是要卷款携逃啊。”


郝眉拿下墨镜:“滚蛋,你眉哥这是要带着ko去度假。”


“你带着ko?”


猴子在一旁不淡定的笑了:“那恐怕就是你带上ko,ko带上钱吧。”


郝眉也不恼:“ko怎么可能带钱!”


众人侧目。


Ko淡淡道:“钱都在他卡上。”


 


愚公:“我去,这一大早又被甩了一脸狗粮。”


 


当天最巧合的是肖奈和贝微微也拖着两个行李箱出现在致一。


猴子仰天长叹:“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好的。”


 


下了飞机,郝眉兴奋的拖着行李箱乱跑,ko慢悠悠的跟着他后面:“跑慢点,别摔着。”


郝眉哈哈大笑:“老头子,你快点才对。”


 


两人去的桂林,当下就坐车去了阳朔。


郝眉看着面前酒吧连连,街边弹唱不断:“ko这桂林不是山水甲天下嘛,为什么这……这么多街头艺人啊。”


“嗯?吃米粉吗?”


郝眉转头就看到ko正盯着一家排队排的很长的桂林米粉店,虽然现在天晚没有太阳,但毕竟是夏天,ko肯定不会让自己排队,到最后辛苦的还是ko。


郝眉装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不想,上次咱们在武汉吃的那个热干面你还记得吗?”边说着郝眉拉着ko的手臂往前走:“排队的人那么多,结果还没有你回家给我做的好吃,所以咱们别在这受罪,早点回去。”


Ko没有说话,左手握住了郝眉的右手,轻轻的在那人的掌心捏了一下:“嗯,回家再说。”


 


郝眉出门玩喜欢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譬如当地特色的饰品,ko第一次和郝眉买这些东西的问过:“你买这个做什么?”


郝眉精挑细选来回比划:“咱妈喜欢这种东西。家里有个房间专门给她放些。”


Ko默默点头,主动帮郝眉挑起来。


郝眉心情大好的问:“你这是在讨好咱妈吗?”


“不是。”


“那是在?”


“讨好你,就是讨好咱妈。”


 


致一的朋友们很喜欢郝眉和ko出去旅行,因为他们每次回来都会给他们带东西。


愚公拿着名族特色的短褂,来回在身上比划。


“怎么样?我看起来很有中国民族俊男的模子吧。”


猴子围上方巾:“那的看你和谁比,和你侯爷比起来还是差得多。”


“嘿!!”


愚公走过来搂住郝眉的肩膀,手刚搭上去就被ko瞪了回去,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愚公道:“你们两个出去给大家带了这么多东西,你们两个买了什么?”


郝眉笑道:“什么都没买啊。我也不喜欢这些东西,ko也不喜欢。”


愚公捂住心口:“这么一瞬间我有一丝感动,你们两个居然到哪都想着咱们兄弟。眉哥啥也不说了。”


Ko头也不抬的看着郝眉,淡淡说了句:“回忆。”


猴子疑惑的看过去:“你说什么?”


郝眉点头:“他说我们什么都不用买,有回忆就够了。”


愚公抽着嘴角,抓紧心口的衣服:“我就知道我刚才的感动都是幻觉。”


 


这天肖奈和ko去上海谈合约,致一的人员订了外卖来吃,这一吃居然出了大事。


全体食物中毒。


 


Ko和肖奈急急忙忙赶回来的时候,只看见医院好几个病房里躺着的都他们公司的人,肖奈很快找到了微微,心疼的照顾着。


Ko在几个病房来回转都没有看到郝眉,他抓住一个问:“郝眉呢?”


那人脸色苍白的看着ko:“他?没看到。”


 


辗转了好几个病房都没有熟悉的影子,ko着急的冷汗都流了出来。


“ko?”


就在ko急的团团转到处问人郝眉去哪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那人的声音。那人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看到自己时眼里闪着光泽,没有丝毫食物中毒的迹象。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老三也回来了……”他还未说完,就被面前的拉进怀里,熟悉的温暖包裹着自己,医院络绎不绝的人流都无心看他们二人。


人世间悲欢离合太多,如今不是大喜就是大悲,不要大喜也不要大悲。


就简单一点,再简单一点。


 


“ko?”


“让我抱一下。先让我抱一下。”


 


郝眉不由的扬起嘴角,轻轻的拍着男人的后背:“不知道是福是祸,我吃不下别的东西,除了你做的我都觉得油乎乎,咸咸的,太难吃了。”


“所以你没吃?”


“嗯,我把昨天晚上的剩菜收拾收拾,带过来的。大家食物中毒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还好你眉哥机灵,立刻把他们送来医院了。”


“食物中毒可能会死人,我刚没在病房看到你。”


郝眉心头一紧:“你眉哥这么讨人喜欢,老天肯定会放我多活几年的。”


“嗯。”


想了想郝眉安慰道:“ko,我不会死的。”


“嗯。”


“你眉哥这么宅心仁厚不会那么不负责任的丢下你一个,你把心放在肚子里。”


“嗯。”


 


后来,致一的员工全部痊愈,众人为了感谢郝眉的救命之恩,合资给他和ko买了一套情侣装,郝眉很嫌弃,ko很欢喜。


 


又是一天假期,两人并肩在护城河散步,身旁走过一个卖糖葫芦的,郝眉偷偷看了好几眼,ko没有点破。


往家的方向回程的时候,ko借口上厕所,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时候带了一串糖葫芦。


郝眉咬着鲜红的糖衣:“你都看出来了,当时干嘛不直接买?给我?”


Ko扬起嘴角:“让你朝思暮想一下,更能了解到东西的来之不易。”


郝眉舔了舔嘴角的糖浆,得意的吻上ko的嘴角:“我最朝思暮想的就是你,来之不易还是来之容易,你不是都来了。”


Ko握住他拿着糖葫芦的手,添了一口糖衣,随着带着甘甜的味道,吻上来之不易的爱人。


 


那天,天色渐晚,男人吻上男生的时候,头顶昏黄光线的路灯亮起,将两个人交织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很长。


 


END

评论
热度(559)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