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目前沉迷狮暖ing

究竟迟钝还是不迟钝

故人南延:

k莫有毒,居然让我这个懒死鬼,动手码字了。


真是善哉,善哉。


 


时间点:在一起了,买了很多新床单之后。


都说日子越吵越热闹,可是ko是个闷葫芦,郝眉是话唠,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别说吵架了,生气都是极少,基本状态就是一个叽叽喳喳眉飞色舞,一个目光凝聚,宠溺无边。


虽然这日子不吵闹喧哗,却也是滋润养人的。


 


最近ko发现,郝眉这家伙虽然单纯,心里却清楚的很。什么人是真的对他好,什么人是假的对他好,自家小孩基本一眼就能看明白。


这倒不是小孩故意装傻充愣,而是,他根本懒得计较,与其花时间计较不值得的事情,郝眉更愿意和自己讨论晚上吃些什么。


Ko觉得越和小孩相处,感情投入的就会越深……好像越来越喜欢他。


 


“ko,这个排骨今天炖的好烂,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对对,入口即化。”


“你喜欢就好。”


郝眉眉眼俱笑的时候总让人感觉有些没心没肺,ko也被感染,难得的温然一笑。


饭桌下,郝眉的腿习惯性的勾住ko的腿,晃啊晃。


“ko,老三说明天有三个实习生要过来,都是女孩子,愚公和猴子开心的快把桌子吃了。”


“嗯。”


“你说会来什么样的啊,要是三嫂那样的人就好了,或者我女神那样的。”


“嗯。”


坏笑的郝眉用小腿蹭了蹭面无表情的人:“ko,你能不能给我点反应啊,我一人这么说好干。”


Ko:“你对你女神还没死心?”


郝眉嘿嘿憨笑,小腿夹紧对方的小腿晃得更用力一些:“女神可以有很多个,你就只有一个。”


“嗯~”


单手托腮郝眉把头凑的里ko更近了一些:“我发现我现在能听懂你每个嗯里面不一样的情绪了。”


“什么?”ko抬头看他。


郝眉立刻撑起身子亲了对面人一口:“我刚刚说只有你一个的时候,你嗯的感觉和之前都不一样,虽然只有一点点。”


昏黄的灯光下,暖木的家具,男生穿着前段时间两人一起去买的情侣睡衣,桌子下不安分的小腿,那双带着柔情的眸子藏着星芒,ko叹了一口气,所有的克制,耐心,风度,全都丢到脑后,撇开缠在自己腿上的小腿,直接在餐桌下把人给办了。


 


真真正正的喜欢他啊。


 


第二天一早,郝眉睁开浮肿的眼睛,身上的感官渐渐归位,好疼……


果然不能随便乱撩人,不然受罪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码农工作中……


今天确实来了三个妹子,长相绝对过关,据说是微微亲自面试的,愚公一马当先担当起新手村村长,时不时甩甩头发,给妹子展示自己帅气的容颜和气质。


可惜啊,致一科技不缺帅哥。


俊雅在上有肖奈,后有冷酷型男ko,半路还有个小可爱郝眉。这是个看脸的世界,而且看的很透彻。


 


大神名草有主,ok难以接近,好接近又暖如阳光的郝眉便成了香饽饽。


恶女捕食的时代,女生都是相当主动的。


实习中胆子最大的那个女生,首先展开了攻势,打听到美人喜欢糖醋排骨立刻做了一食盒的排骨来,打算先拴住某人的胃,再拴住某人的心。


 


“师兄,我昨天一不小心做多了些排骨,你尝尝?”


妹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郝眉这里来,坐在对面的ko也皱起眉头。


郝眉此刻腰正疼的厉害,浑身软趴趴的瘫在椅子上,他眨着眼睛指了指自己:“给我的?”


妹子含羞带臊的点点头,一旁的愚公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郝眉道了声谢,接过餐盒,粉色的盒子里面是卖相不错的糖醋排骨,郝眉没有吃只是凑近闻了闻,笑眯眯的对妹子说:“你下次做的时候少放点醋,多放点糖,最好做之前能先炸一下,这样颜色和口感会更好一点。”


妹子的脸色变了,愚公的牙碎了。


“眉哥,妹子送你的食物,你还敢挑三拣四的。”


郝眉挠挠后脑勺,下意识的去看ko:“没办法,同居人的手艺太好,少爷我已经吃不下别人做的东西了。不要这盘子肉你们分了吧。”


 在众人的魔爪下,一盒子排骨不到几分钟就消灭殆尽,愚公边剔牙便发表感慨:“果然,醋放多了。小美人这鼻子练出来了啊。”


郝眉趴在桌子上傻乎乎的憨笑,眉眼弯弯的对ko道:“我饿了。”


对面的男人心情很好的嗯了一声之后,拿着纸袋子去了茶水间。


一号妹子阵亡。


 


一旁观战的猴子,摇着周边扇子,说起风凉话:“绑住一个人的胃之前,要先看看那个胃有没有被人养坏。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血泪教训啊。”


 


二号妹子比较聪慧,并不主动出击,而是巧妙的装起柔弱,譬如这个代码不懂,那个任务不明白,在工作中熟悉,这一来二去的不就有了感情吗?


致一众人就看二号妹子这一天天的作妖,扰的ko都快爆发了,偏偏郝眉一副热心肠的模样,陶醉其中,妹子觉得这个计划可行,立刻提出了交换号码的请求。


郝眉答应了,刚想报号码,猛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号码是多少,求助的去问ko:“我号码多少来着。”


Ok随口脱出一串号码。


妹子牢牢记下后,立刻消失了。


 


刚从外面回来的肖奈正好看到这一幕,会心一笑,微微不理解的问:“你笑什么?”


“夫人认为我笑什么。”


“你这样的笑容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肖奈摇头:“夫人误会,其实…方才ko报的电话号码是他自己的。”


微微恍然,原来如此啊。


 


当晚,趁着郝眉洗澡,ko将郝眉的手机藏起来,郝眉出来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便拿着ko的手机刷微博,开饭前一秒,一条暧昧气息十足的短信显示在屏幕上,署名是二号女生,郝眉怒了!我把你当师妹,你居然想勾引我男人,太过分了。怪不得有事没事就往自己这里跑,原来是拿自己当炮灰,过来接近ko的。


“吃饭了。”


郝眉猛地坐起来,冲到ko怀里:“不吃了,先运动。”


Ko心情极佳的嗯了一声,在沙发上就和谐的动起来。


之后,郝眉再也没有理过二号妹子。


 


愚公和猴子坐在一旁默默吃饭,愚公暗叹道:“这眉哥被ko吃的这么死,日后可怎么办啊。”


猴子悲愤的咬下半截青菜:“咱们不会懂的,这就是两人生活的情趣。”


 


三号妹子属于直接类型的,在公司门口拦下郝眉就告白了。


郝眉一脸不解的看着妹子,然后笑道:“你不知道吗?我已经和爱人领证了。”


站在郝眉身边的ko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三位妹子先后阵亡,致一安稳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会作妖的人是络绎不绝的,ko有时候会看不懂,自家小孩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作不懂。


 


对此愚公的回答是:“他到是不迟钝,就是没把那些不重要的人放在心上。”


对此猴子的回答是:“他是真迟钝,要不然能被ko忽悠回家吗?”


对此大神的回答是:“只要能留住ko,迟钝也不是坏事。”


 


“……”


“……”


 


对此郝眉的回答是:“我能听出ko嗯的语气,却看不出别人喜欢我,你觉得我是迟钝还是不迟钝啊。”



评论
热度(795)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