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目前沉迷狮暖ing

傍大款

故人南延:

坐公交车的时候萌发的段子~ 




时间点:众人皆知,登堂入室,名正言顺。


 


这天致一的庆功宴。


愚公几杯酒下肚之后,活泼的性格变的更奔放了一点,拉着人就伤春悲秋起来,大谈童年梦想,聊起那时候学校门口的早饭和那辆永远都赶不上的公交车。


 


郝眉的酒量一直不好,被他们灌下一杯红酒之后就差不多了。此刻正处于懵懂无知的空白状。


 


愚公的话题引出众人对过往的怀念,就连肖奈也颇为感慨。


 


见郝眉安静的坐在ko身边,愚公拍了拍他的肩头:“眉妹,你呢,你有没有赶不上的公交车啊?”


郝眉惺忪着眼睛,脑子停止转动,诚实道:“我是家里的车接送,上大学前,我没做过地铁这些。”


此话一出先是一阵沉默,随后便是仇富的唏嘘!


ko将昏昏欲睡的男生拉近怀里,捂住他半边耳朵。


 


猴子噗呲一笑:“我去,这是地主家的少爷啊!”转头问面无表情的男人:“ko,你去过郝眉家嘛?是不是那种电视剧里金碧辉煌,佣人成群的那种。”


 


各种八卦的眼神在自己周围辗转,ko将昏睡的少年抱紧,低声道:“比致一要大。”


 


愚公问:“你是说眉妹家?”


“我去,眉妹家居然比咱们办公的地方还大!”猴子怒了。


 


事实上,这个比致一大的概念是…


郝眉的房间比致一大。


 


ko知道郝眉家绝对不简单,却没想到居然富裕到那种程度。


那是民国时期留下的洋房,一共三层,整个第三层都是郝眉的地盘。


如果说肖奈是书香世家,郝眉就是名门之后。


去过郝家之后,ko时常有些不真实感,这样家庭出来的人,居然能靠每个月600块钱活下来。想想他的大学生活,ko觉得十分有趣。


 


得知郝眉是被自家车接送长大之后,致一的同志们日日都在盘算怎么才能敲大款一笔。


这想法刚刚成立,众人刚刚达成协议同一目标,就被郝眉通知。


“明天有空的都吱一声,我请你们去我家玩几天。”


立刻仇富的眼神变了味。


“包吃包住?”


“我还包来回车票。”郝眉得瑟的笑着:“你们谁去啊?”


 


顷刻间,致一炸了!


“我!我!我!”


坐在去往郝家的豪车上,众人再次刷新对郝眉的认知。


这绝对不是眉少,这就是眉皇子啊!


 


站在郝家门前,好几个人晃了晃,这明显就是故宫的附属小楼啊。


这闹心的低调奢华感。


 


此刻眉皇子正站在ko身后,一脸花痴的看着ko对前来接应的4个佣人交代事项。


愚公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摇晃美人:“这是你家还是ko家啊,你这一脸回娘家的表情是要闪瞎谁?”


 


郝眉还没报复回来,就被ko拉了回去,他转头正好能看见ko微扬起的薄唇。


郝眉立刻反击道:“愚公,你懂什么,两口子就是这么过日子,等你恋爱了,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愚公有些没头没脑。


ko低声道:“我的都是他的。”顿了顿ko补充道:“他是我的。”


 


愚公只觉得一口老血耿在心头,差点没被气死。


猴子飘过来,无奈道:“你还没长记性啊。”


“什么记性?”


“单身狗可以高贵,可以老怀甚慰。但不能和情侣作对!你的明白?”


“明白~”


 


本以为能看到眉皇子的父皇,却只见到了郝家的皇后娘娘。


郝妈妈是个热情开朗的人,最怕的就是寂寞,最喜欢的就是帮人介绍女朋友。


 


此次带着致一的单身汉杀回家,郝眉是有私心的,每次回家老妈都会拉着ko说三说四,弄的两个人一点相处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在郝眉的房间剧烈运动了。


 


此次把这群人带回来给老妈解闷,自己好好和ko过过二人世界。


省状元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笑的花枝乱颤。


殊不知身后的男人,早已将一切明了。


两人有些像,ko不善表达,郝眉从不表达,两人用最笨的办法,都习惯性润物细无声,将自己的心意转化为行动一丝一点的渗透进彼此的生活。


没有轰轰烈烈,只是简单。


而简单,是爱情最美好的状态。


 


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郝眉的鼻尖上泛起薄薄的细汗,身体随着欲望的刺激越渐无力,意识伴随快感渐渐消弭。


躺在自己从小睡着的床上,郝眉心满意足的主动轻吻那人。


 


ko的黑暗中显得格外深邃,他用力的进出,却又无限柔情。


ko:“眉眉~”


“滚,不准这么喊我!”


“那你想我怎么喊你?”说罢坏心的往外退了腿,又猛地刺进去。


郝眉被他弄的眼角猩红,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委屈。他嘟囔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嗯。我也就只欺负你!娘子~叫声相公!”


 


那一夜用郝眉的话来说,衣冠禽兽不可描述,第二天愣是瘫软到坐不起来。


衣冠禽兽先生将他圈在自己怀里,一勺一勺的将粥喂给怀里的男生。


“娘子,接着睡吧。”


“去你的!”


 


摸着疼的厉害的地方,郝眉将头埋在枕头里:“自己选的二人世界,跪着也要过完!”


ko再回来的时候,只见那人皱眉蹙额的趴着,有些心疼的亲着那人的发旋,掀开辈子查看那人昨晚使用过度的地方,昨晚是过分了,但是……坐怀不乱还是男人嘛!


上了点药后,搂着男生一同睡去。


 


嗯,简单,正好。


 


郝妈妈春风得意的领着一群长相上佳的年轻人出席各个活动,迎来一阵豪门太太的艳羡。


 


长相上佳的愚公和猴子,此刻正在和某些气质上佳的妹子侃侃而谈。


脱身后,愚公和猴子共在阳台上赏析一片星空。


愚公晃着手里的高脚杯:“猴子,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什么”


倒吸了一口凉气,愚公复杂道:“你觉不觉得我们在傍大款?”


猴子点头:“觉着,从进美人家开始,我就觉得!”


“傍大款不道德啊。”


猴子将杯中酒全数饮尽感慨道:“要傍也是ko第一个傍,咱们身为后辈,要多多学习前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过奖,过奖。”


 


 


 



评论
热度(811)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